<!--章节内容开始--> “童小姐,帝御酒店,八点洞房,不要迟到!”

   “好。”

   晚上八点整,童璐准时躺在总统套房的床上,望着天花板,苦涩在心口汹涌泛滥。

   她对即将洞房的丈夫知之甚少,但他能给五百万聘礼,外婆重病急需手术费,她已经走投无路。

   门,突然打开,无数脚步声停在门口,毕恭毕敬的迎接着谁,不敢越雷池半步。

   紧接着,一个高大的黑影矗立在房门口。

   童璐不敢置信,她从未见过这样凛然霸气的男人,他身上有一种气质,善恶随性,正邪不分,可一瞬堕为地狱之王,也可一瞬化作太阳之神,危险又强大,眼眸透着冷傲尊贵的光芒,仿佛世间万物都该自觉匍匐于他脚下俯首称臣。

   “她就是那个征婚对象?”

   “是,少爷,但是您确定吗?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时间容我考虑吗?”男人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的弧度,一摆手,尘埃落定:“算了,你们都出去吧!”

   忠诚的保镖暗暗为他叫屈,真不知道这女人上辈子积了什么德?

   ----

   纯美红衣长裙美

   囍床上,童璐被摆出羞人的姿势,心脏紧纠成一团。

   这感觉太糟糕,资料上说他是一名癌症晚期的大学老师,担心幼女无人照顾,所以想通过征婚的方式找个女人托付孩子。

   可压住她的男人却极具倾略性,尤其是那双墨色深瞳,高贵,冷厉,又目空一切,如此凛然霸气,他真的病入膏肓吗?为什么一点都瞧不出来?

   “可……可以关灯吗?”男人欺身压下,她吓得一颤。

   “怎么,敢嫁给我,却不敢直面我的容颜?关灯想把我幻想成谁?”男人的嗓音低沉霸道,夹杂着几丝讥诮,典型的沙文主义,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只是……有些不适应……”

   童璐紧攥着床单,脑子里回荡着一年前对施洋的承诺,“施洋,等我,我一定考上耶鲁,然后投入你的怀抱”,可现在……

   “心甘情愿嫁给我,是吗?”他似有洞察人心的能力,眼眸里不知何时已经聚拢起杀意,凌厉深邃的桃花眼,笑起来一丝温度都没有。

   “回答我!”

   童璐的心猛地一缩,她要怎么回答?她已经走投无路,必须尽快挣一笔巨款给外婆治病,选择他是因为资料上说他只是为了托付孩子,她随时可以恢复单身,这是最好的选择。

   可现在,她不确定……

   “你真的会死吗?”

   “是!我会死。”他是上位者惯有的低沉语调,非常肯定:“不过,我已经立下遗嘱,等我死后,你必须抚养姗姗,终生不得改嫁,倘若对她有一丝怠慢,将来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什么?终生不得改嫁?”

   他啃咬她的耳朵,轻讽:“后悔了?”

   “……”

   “晚了!”他攫住她躲闪的下巴,突然吻住她的唇,细致的吻强势印在她没有血色的唇瓣,似温柔,却残忍:“童璐,这辈子老老实实替我守护好家人!一分付出万分回报,你给我记牢了!否则……你不会想要知道下惨!”

   伴随着他的话,童璐娇弱的身体,瞬间被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