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找你妈妈,问清楚是谁建议她做这些事情,找出幕后之人。”楚文星淡淡地说,一切掌控于心。

   “真的有人幕后主使?”朴雪琴还是有些不信。

   “嗯。”楚文星点头。

   “我先打个电话给妈妈,看看她在哪儿。”朴雪琴说。

   “可以,但是千万别在电话里告诉你妈妈有人利用她的事情,避免你妈妈不懂打草惊蛇。”楚文星说。

   “好!”朴雪琴点了点头,就打电话给朴妈,说自己有事要找她。

   朴妈倒是干脆,尤其是听到女儿请到了人家来帮忙,立刻说马上来公司。

   楚文星耳力不凡,听到了电话里面朴妈的声音,笑着说:“你妈妈很关心你啊。”

   “当然了,在家里就是妈妈最疼我了。这次我出了这状况,妈妈日夜担心,都廋了好多。”

   “哦,那为啥你没廋?”楚文星好奇地问。

   “我妈妈特意给我请了一个营养师,专门帮助调理身体,才能保持的还好。而且,我其实也廋了,以前胖一点。”朴雪琴说。

   “有吗?那你这是因祸得福啊,廋了一点更好看,更显身材。”楚文星打量了一下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说道。

   射手座女生喜欢向日葵

   虽然朴雪琴也是这么认为,但是竟然被这个男人当面点评自己的身子,实在是有些羞涩。

   以前,可从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

   可是朴雪琴虽然不好意思,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特别生气,真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怪异。不知道为什么,越靠近接触他,似乎越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觉。

   他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

   “又脸红了,看来我说话得注意了。”楚文星说。

   朴雪琴越发不好意思了,忙说道:“我只是有些热。”

   楚文星不置可否,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问道:“你说你妈妈请了一个营养师,让你能够保持住身体还好?”

   “是啊,有问题吗?”

   楚文星正想回答。

   没想到就在这时,朴雪琴再次感受到阴冷袭来,整个人瑟瑟发抖。很显然,她的状况已经到了一种非常严重的地步。

   楚文星立刻上前,抓住了她的手,真气一探,脸色微变。没想到,短短时间,她身上的阴邪之气开始四处乱窜。

   甚至开始侵入心脏,还有大脑位置。

   若是大脑受损,那就真麻烦了,怎么会爆发的这么快。

   朴雪琴不知道为什么,靠近楚文星,似乎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港湾,不由自主地紧紧抱紧了楚文星。

   贴着他,人才能舒服一些,所以使劲地挤。

   楚文星明显感觉到胸前的挤压,虽然心猿意马。但可没那闲情,手掌贴在她后背,霸王真气进入帮助她。

   经过他一番努力压制,终于把阴邪之气给压制了下去。

   朴雪琴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很快发现自己竟然紧紧地抱着她眼中的坏男人,而且一种特殊的异样感觉传来。

   她长大以后,还从未这么抱着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年轻帅气,血气方刚的男人。

   朴雪琴赶紧松开了手,特别不好意思,但还是说:“谢谢!”

   这一次,又是人家帮忙,短短时间,接连这样。若不是楚文星在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没事!”楚文星有点可惜,手心似乎还残留着那股温暖,不过还是有些空空的,那么娇艳的美人儿,抱着的感觉非同一般。

   “我,我现在是好了吗?”朴雪琴只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没!不过你现在不用担心,至少一两天内不会再有异常。”楚文星说:“等明天中午,阳气最旺盛的时候,我就给你彻底清除。”

   她这个比较麻烦,扩散厉害,过于严重。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保险起见。

   其实阴阳门虽然涉猎风水,但更多是属于气功风水。很多布置之类,都要依靠阴阳真气。

   而楚文星又一直对这些不感兴趣,掌握的并不多。这一次,也是因为这种阴邪气息,他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好的,谢谢你!”不只是因为楚文星的语气特别肯定,充满了自信,更因为他接连两次轻松解决了自己麻烦。

   由此可见,他说行,那就肯定行。

   想到困扰自己这么久,多少能人异士都搞不定的问题,竟然被他搞定了,朴雪琴怎能不喜悦。

   看向楚文星的目光,立刻都顺眼了不少。越来越觉得,这男人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的色。

   否则的话,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他可没有丝毫占自己便宜,更没有借机要自己怎样。虽然明显身体感觉到他那搭起了帐篷,但这是正常反应吧。

   正是说明自己魅力足。

   呸,呸!

   自己想什么呢,原来朴雪琴一下子想到了刚刚的事情,身上莫名地有一点热了。

   真的,他看起也不是那么的吊儿郎当啊。

   朴雪琴心想。

   看他刚刚做事,多么的正正经经,成熟稳重,充满了一种满满的男性魅力。

   至于小心眼,也不小心眼吧,如果真小气怎么会利润都不要。

   这不是,楚文星还没救她,就开始推翻了之前对楚文星一系列不满的行为,甚至觉得他这都是对的。

   又想到他之前说的一番话,看来他没有骗自己,一切都是为自己好。

   甚至包括来的时候,坐在出租车上,肯定也是为了方便给自己治疗,避免自己受罪,才故意那样说。

   总之,一切都是为她好。

   楚文星可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更不知道他自己想的那么好了,脑海中正在想着事情。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金妍希打来的电话,接接通了。

   “楚大哥!”金妍希甜甜地喊,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动人。

   “嗯,有事说吧。”楚文星看了一眼旁边的朴雪琴,想到星会跟朴家的关系,没有说太多。

   “事情我们已经部安排妥当了,晚上不出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完成我们的任务,你那边呢?”金妍希问。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处理了。”楚文星说。

   这件事他是让蝴蝶跟进的。以蝴蝶的能力,对这里或许不能掌控太多,了解太多,但要掌控一个领导办点正事,还是非常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