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明媚而清澈,天空高远而明净。

春风徐徐吹来,带着说不出的暖意。

辛娜听了一番宿心临的计划,她不由皱紧了眉头,“不行。虽说你的计策是好,但我到底是突厥人,若是贸贸然卷入你们皇子间的争斗,到时若是太子有个万一,就是我们突厥居心叵测了。”

宿心临见得她拒绝,略略地扬了扬眉,他倒是没想到这个看着就单纯愚昧,被保护得过头的公主竟然还有几分头脑。

他方才是建议在春狩中由辛娜引路,把宿玄傲引入他设好的陷阱里,到时只要太子一死,宿梓墨就能得到自由了。而因着是辛娜牵头的,到时若是太子出事,自是就查不到他头上来。众人的目光最先会落在辛娜身上!

届时,只要把这个问题提升到两国问题,邦交破裂,那时,辛娜也好,突厥也好,都不在理了。没人会听他们的辩驳,这几个人也是回不去突厥了!突厥王定然会大怒,到时两国少不得交战。

宿梓墨必然要出征,京中又没了太子,国之根本得到了动摇,德文帝就不得不重新册立太子了。

而那之后的动荡,自是不必再多说了。

“公主不必忧心,这些我自是能处理好。”宿心临温和道。

“不行,就算你一再保证。但是,到时的突发状况并不好说。而且,我是想帮助你,也很想帮宸王摆脱皇后和太子的欺瞒,可那并不包括让我的王兄们陷入危险中。”辛娜严肃着脸,摇了摇头,“这个计划恕我不能应承。旁的我都能做,哪怕是让我去对付宸王妃,我都能做。唯独向太子下手这事,我绝对不会应承。”

宿心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坚持,他眼底掠过一抹暗芒,手指曲起,轻轻地敲着桌面,发出沉闷的声响,“如此想来,公主似乎也没小王想象中那样在意六皇弟呢?”

“当然不是。”辛娜连忙矢口否认,“我是真的很喜欢宸王,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我就很喜欢他的。但是,我也很爱我的王兄,我的父汗,和我们突厥的大草原。”

空气刘海少女碎花上衣白色短裤露细胳膊小腿图片

爱情的确让人很盲目,但辛娜却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她是突厥的公主,此次来青宋贺寿,是为了能够和青宋的结下盟约,维护好邦交,而不是来结仇的。

她虽然是单纯,她的王兄们也总会说她不懂事,是个孩子,但她却还谨记着自己的本分。她享受了父汗王兄们的宠爱,却不是用来作践的。

宿心临自是听出了她话语里的真意,她的确是喜欢宿梓墨,但她却还很清醒,她虽然单纯,却更富有责任感。瞅着一点儿都不像是被宠爱着的孩子,宫里的四公主他也是看到过的,不过是得了点子的宠爱,就找不到北了,自私又刁蛮。

这样子的女孩儿,他倒是已经很久不曾见过了。

宿心临神情有片刻的恍惚,半晌,他回过神来,指尖动了动,“既然公主不愿意,那我自是不会勉强公主了。那么,到时若是有其他用得上公主的地方,小王再给公主说吧!放心,不会是影响两国邦交的事的!那么,现在公主可以告诉小王,你要找到的人是怎样的,小王就吩咐人去寻。”

辛娜眸光一亮,连忙点了点头,“好,是这样的,他穿着白衣,长得很是好看,就像是我们草原圣山上最美丽的白雪,温柔又俊美……”说着,她脸颊都不由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宿心临望着她手舞足蹈地形容,半晌,他侧过头,对一侧的侍从道:“听清楚了么?照着公主方才的描述,去让人寻寻方才在附近出现的白衣公子。”

其实,宿心临心里大概也有一个具体的人选了。但他也不敢确定,只让人先去确定了。

“是。”旁边的侍从躬身退了出去。

“公主现在安心用膳吧,待得有了消息,小王会让人去驿站通知公主的。”宿心临拂袖,又给辛娜满了杯酒,“公主可尝尝看,我们青宋的菜肴比之你们突厥如何?”

辛娜其实很喜欢青宋的菜,样式多不说,而且味道都极好的。现在谈妥了,她也有心情开始吃东西了。

待得用完膳后,辛娜忍不住地捂住了肚子,砸巴着嘴,满意地道:“真是太好吃了……我很喜欢你们青宋的菜,每次吃到,我都想嫁到你们青宋来。以前也不是没想过,但是却没成想宸王……罢了,不提这个了。不过,我真的想说,誉王殿下,你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你看,你长得好,又出身好,而且脾气也好,还爱护兄弟,还给我好吃的,你真的是个好人。我辛娜,交你这个朋友了!”

再次被发了遍好人卡,宿心临微微地眯了眯狭长的眼眸,优美的唇角勾了勾,以酒杯遮挡住一角,他轻轻笑道:“能得公主称赞是小王的荣幸,不过,说我是好人的,公主却是……第二人。”

“哦?看来有人也觉得你很好呢!是谁啊?”辛娜有些好奇。

女人在听到第一第二这种词时,难免就会敏感起来。

宿心临垂着鸦羽的眼睫,指尖漫不经心地摩挲着酒杯,啜饮了一口酒,他恍惚间想起曾经总有个人会替他整理衣角,拍掉他身上的灰尘,眉眼浸润着温柔,语气缱绻温柔仿似春风,称呼着他是个好孩子。

那时,他以为,他会一直成为她口中的那个好孩子的。

不知道,她如今得知了他现在的想法,会不会觉得后悔这样的言辞了。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宿心临淡淡地笑了笑,语气认真地道:“忘了。”

“诶?”辛娜有些愣,但她总感觉得空气有些泛凉了,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她望了望外头的天色,忙惊得站了起来,“哎呀,我已经在外面待了那么久了。王兄他们该担心了,誉王殿下,今天多谢您的招待。我先回去了,下次我请你吃饭!”说着,她行了一礼,就匆匆忙忙地往外头奔去了。

PS:大家小年快乐!么么哒!越写越喜欢宿心临,大概到时候墨墨会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