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山习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睡醒之后满身冷汗。

他记不清楚自己梦到了什么内容,好像依稀是在对金木说话, 而金木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白发如霜,四周是一片黑暗混沌的色彩。

“习少爷。”

松前不知何时敲开了房门, 打断了月山习的回忆。

从小到大服侍他的贴身女仆为他递上一块湿毛巾,月山习回过神,说了一句“Thank you.”后用湿毛巾擦了擦脸。湿毛巾的温度适当,抹去脸上的冷汗后留下清爽的感觉,也让他摆脱了这个不祥的梦境。

月山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松前注意到他勉强好了点的神色,建议道:“习少爷是做了不好的梦吗?需要我为您开留声机, 播放贝多芬的钢琴曲舒缓神经吗?”

一连两个问题, 流露出她真切的关心。

“可以。”

月山习心不在焉地应道, 坐在床头, 听着钢琴的旋律响起。

华丽的欧式大床, 加上没有花纹的纯色落地床帘, 给了他一个独立而安静的睡眠环境。他喜欢宽敞而不失格调的地方, 所以他的卧室非常大气, 几十平方米的地面铺上了精美的地毯, 墙壁上挂着昂贵的风景油画,可以让许多住在鸽子笼般狭窄的地方里的上班族们羡慕不已。

他是月山家血脉纯正的少爷, 月山家的人脉广阔,势力庞大不说,就算遭到过一次和修家的打击, 也只是大出血了一回。

春天的发生

在别人眼中,他不该有烦恼和噩梦的。

“习少爷在担心什么呢?”

松前为他把床帘拉起,放到钩子上,现在已经早上十点了,因为月山习的晚起,她才在敲门两下没有得到回应后进入了卧室。

“松前……”月山习有点难以启齿,总不能说是自己太久没见金木了。

在金木失忆期间,他也做过噩梦,但没有哪次比现在这次还要让他心里发慌。

空落落的,仿佛他失去了什么。

松前猜道:“是在思念研少爷吗?您和他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了。”

月山习垂下了头颅,刘海遮掩的双眸闪烁不定。

连家里人都知道了啊。

“他没时间见我。”

“研少爷没有时间,可是您有时间啊。”

松前失笑,说出了一个建议:“如今和修家都是研少爷做主,您如果想见他,完可以去和修邸去找他。”

月山习的思路停留在进不去CCG本部的问题上,陡然眼睛一亮。

CCG进不去,但是和修邸进得去啊!

现在可没有和修常吉了!

“多谢!松前,帮我准备一套衣服,要纯色的!我今天就去和修邸找他!”二月二日就是周六,他完可以去见已经成为总议长的金木!

走之前,月山习没有忘记联络自己派出去查事情的掘千绘。

“电话打不通?”

他疑惑一秒,倒没有多少担心。

就凭小老鼠在喰种圈子里左右逢源的能耐,能为难到对方的人没多少。再不济,出事之前用通讯设备求救的机会也是有的。

月山习留了一条邮件给掘千绘,整装待发后乘车前往和修邸。

另一边。

掘千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在这间和修家名下的病房里,所有的仪器和药物只负责维持她的生命,而不对她进行任何治疗。

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一角,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帘后,若隐若现。

瞬间,房间的摄像头被击毁。

在破碎声之后,来者随意地掀起窗帘,白嫩纤细的手指与纯白的窗帘相映成辉,宛如美人姗姗来迟,从屏风后露出了真容。

阳光洒满了房间,玻璃窗上倒映出一抹翠绿的色彩。

……

周六的和修邸,寂静得有些死气沉沉。

和修邸的仆人还未补充上来,由一部分和修分家的人承担服侍的职责。相原培荣成为了管理和修邸的管家,为自己的主人打理好这个家,不让和修邸发生过的灭门事件影响到对方的心情。

虽然这件事情干得有滋有味,相原培荣心里也满是奉献的想法,但是时间一长,相原培荣困惑地发现研大人见自己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了。

起初他以为研大人太忙了,后来他发现研大人有点孤僻。

每次回到内宅,研大人就直接回房休息,只有研大人的好友永近英良经常找他帮忙,或者是给研大人的女儿准备东西。

比如这一次——

相原培荣捧着一大堆订做的玩具,眼睛都看不到前面的蹬蹬走上楼。

到了三楼的房间,他手上的玩具就有滑倒的倾向。

他连忙往前靠了靠,想要支撑住,玩具都是消过毒的,不能落地,就算小公主不怕病毒,他也不能让对方玩脏了的东西呀!

一不小心,他的肩膀就撞到了门上,“糟糕!”

因为他感觉到门没关好,直接被他撞开了,整个人眼看着就要栽倒。

“欸?相原君!小心!”

永近英良连忙走出来帮他抱住玩具。

相原培荣是和修家培养的帮助和修研联络分家,熟悉和修家人脉的人,对方显然不擅长做一些仆人才会做的家务活。

相原培荣感激不已,“永近君,多谢!”

“没事,小公主醒了,正在毯子上爬着玩。”永近英良笑着去看他带来的玩具,有不少是娃娃,软绵绵的捏在手里都感觉很舒服。

他帮相原培荣把这些娃娃挨个摆在柔软干净的地毯上。

将近两个月大的小公主在父亲的牵引下,勉强保持着站立姿势,而后趴在了地毯上,小脸埋在柔软的绒毛里,十分喜欢蓬松柔软的东西。看到新玩具的出现,她的脑袋微微抬起,一双黑色的瞳孔完是人类的模样,一挪一挪的往娃娃的方向爬过去,比那些只知道在摇篮里哭闹的孩子可爱多了。

衣食无忧,又得到亲人的安抚,小公主的赫眼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消失不见。

幸福得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天使。

相原培荣无意识地笑了起来,这是研大人的女儿,和修家的下一代啊。若无意外,任何一个本家的独眼喰种都应该如此幸福,天生就被捧在手心里呵护。

何况,这还是一个女孩呢。

他忍不住好奇,到底是哪位优秀的女性为研大人生下了这个女儿啊。

为什么……从来没听到研大人提起过?

“研大人,小公主有名字吗?”相原培荣记起了他忽略的事情。

在孩子玩耍的地毯旁的沙发上,白发青年没有穿和服,而是一身黑色的居家服。黑色是除了白色之外最适合他的颜色,不论怎么穿都会带给他一种压抑冷漠的气息。他脚下的拖鞋放到了旁边,双足赤/裸地踩在地毯上,脚趾像猫一样微蜷。

这倒是驱散了一些研大人高冷的气质。

相原培荣心底悄悄想道,对上了暗金的视线,脸上瞬间有些发红。

他以为他会被打趣,结果看到的却是对方没有任何波澜的目光,仿佛他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一掠而过,只把视线投向了孩子与好友。

相原培荣的心脏一抽。

“相原君,孩子还没有名字呢,你有什么好提议吗?”永近英良的胳膊直接压在了他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道,“我们也没想好怎么取名字呢。”

相原培荣很快答道:“以和修家的传统,当然是单字啊!”

永近英良:“啊咧?”

暗金也看向了相原培荣,纯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思索。

“因为在和修家……不,主要是本家,取单字意味着尊贵和期待,天然拥有继承权,如果是双字就不适合增加一个‘吉’到名字里。”

相原培荣把和修家的取名规则告诉了他们,具体名字就不敢擅作主张了。

永近英良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像金木的爷爷和叔叔,其实本名是‘和修常’与‘和修时’?金木要是改名的话,名字是‘和修研吉’?”

“嗯,是这样没错。”

相原培荣欣喜,发现这个人好聪明,连“吉”的位置都说对了。

根据和修家的传统,上一代名字里的“吉”在前面,下一代名字里的“吉”就在后面,轮流交替。这几代分别是“和修大吉”、“和修吉雨”、“和修常吉”、“和修吉时”,最后本家族谱上会是“和修研吉”。

对此,暗金半点给自己改名的兴趣都没有。

如果可以,他连“和修”的姓氏都不想要,更不用说名字也被扭曲。

永近英良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把相原培荣哄出去。相原培荣走之前呐呐道:“研大人,另一位研大人怎么没有出来过了?”

纯黑的瞳孔,与黑灰色的瞳孔象征着不同的人格。

这点,他多少知道。

暗金冷淡道:“睡着了。”

相原培荣心中不可遏制地升起了一缕迷茫。

每次他问研大人另一位的时候,他总能看见研大人眼中的笑意与担忧,笑是对那位的好感,担忧的是那位能否适应和修家,研大人真的是很喜欢另一个自己。

直到回和修邸前,从未有过——完漠然的态度啊。

难道吵架了?

675

血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