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刚失了孩子,又……难免有些心灰意冷。但是,你别忘了,你有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些,我也好,娘也好,良儿也好,大家都在你的身边,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永远都会为你担忧的。娘前儿个去了谢家,知道了你的事。”穆凌落叹了口气,缓缓地道。

   “娘……”穆婵娟一愣。

   “是的,她已经知晓了。姐姐,再多的安慰我也知道,此时都是惘然。我也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已经拦着娘和良儿了,让你好好地缓一缓。但是,姐姐,无论你以后做什么决定,”穆凌落凝视着她,语气郑重地道:“都请多多考虑一下,毕竟我们都站在你的身后。你难过,我们也是难过的,虽不能说是感同身受,却也是真真切切的为你担忧。姐姐,我们是亲人啊!”

   所以,不要再说这种丧气话了!

   穆婵娟垂着眼眶,骤然抬手捂住了脸,自从和离后,她就再也没有这样当着人的哭过,其实她恨,她恼,她悔,但却不敢在旁人跟前哭,唯恐叫人笑话!

   但是,如今她在穆凌落的声音里听到了真切的担忧和疲惫,却是再也忍受不住了。

   她何尝不知道穆凌落拦着宋烟他们的用意……

   “其实,我知道……一直,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任性……”破碎的哽咽和话语从她紧紧捂着的手指缝间流泻了出来,伴随着点点晶莹,“是我心思太过狭隘了,是我太想脱离你们了……因着你的身份,娘一直以来都是看重你的,因着良儿是家里的男丁,也是备受宠爱的……是我太过心胸狭窄了……哪怕当初你如何劝诫我,我都不肯听……其实,其实我何尝不是,何尝不是想混个出头,想让你们看看,我也是能过上好日子的……是我不撞南墙心不死,如今倒也是我的活该,我都是知道的……是我的错,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明明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却总把你们想那么坏……是我不好……哪怕到了如今,我却还是不顾你们的心思,一味地想要逃避,结果却害的你们更加的难过……对不起,对不起,阿落……”

   自从来到宸王府这半个来月,她每日里想过很多很多。

   如今经历得多了,历经了这大喜大悲后,她才恍然想明白,以往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可悲!

   可饶是如此,现在的她却还想逃避,想要青灯伴古佛,想要……死去!

   她依旧是这样的自私,不曾顾忌她娘,阿落,甚至是良儿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担忧……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越是想,她越是惊恐,越是难受。

   她竟然是个这样的人么!

   穆凌落放下了碗,见得她哭得不能自制,却也不阻止,只默默地望着她哭,“想哭,就大声地哭完这一场。今后,却也不准再哭了,女孩儿的泪总是最值钱最金贵的,断断是不能如此轻易地落的。”

   穆婵娟抖着身子,边哭边自我责备,哭了大半晌,直到哭到嗓子眼都沙哑了,她似是宣泄得差不多了,这才缓缓地止住了泪,只低低地啜泣着打着嗝儿。

   “擦擦!”穆凌落取了手绢给她擦泪,“如今,可是有好受些了?”

   穆婵娟愣了愣,眼眶红红的,仿似一只兔子。“你,你不怪我么?”

   她方才把她自己所有的阴暗心理都给讲出来了,她以为,穆凌落再如何也会责备她的。

   “怪?”穆凌落好笑地扬了扬唇,叹了口气,“为什么要怪!你可别忘了,我们是亲姐妹,而且,你所说的大部分也是事实。一直以来,你为家里付出的最多,但因着有我跟良儿,难免爹娘都忽略了你,你这样的心思也没什么不对。我还记得,以前大冬天的,娘总是会把最好的袄子缝给我和良儿,家里以往事事都是以我为主的,关注我颇多……”

   穆凌落其实也理解这种想法,因为当初也的确是宋烟他们思虑不周,一碗水没端平,穆婵娟毕竟不是个木头人,怎么会没有想法呢?

   最多的活是穆婵娟做,最好吃的东西都是给她跟良儿的。长此以往下来,穆婵娟自是都看在眼里了。

   但是,子不言父母之过。

   所以,她后面一直都在努力地对穆婵娟好,但到底在她心里,她其实也更看重良儿的,而穆婵娟其实也一直都在改的,这些她都知道。

   “其实,如今已经无所谓谁对谁错了。我们都是要往前走的!而且,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是我的姐姐,哪怕你有再多的缺点,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不也是为了不害我,才被谢昭折腾成这般模样的么?你可以为我做的,我也能为你做的,姐姐。”穆凌落轻轻地凑上前去,在她额前落下一个轻柔的吻,语气低柔,“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一直都对你缺少了一句道谢。所以,姐姐,真的很谢谢你!”

   谢谢你,为了我,哪怕是失去了孩子,却还是护住了我!

   穆婵娟愕然,额前有柔软的轻吻一触即退,她脸颊不由微微地一红,垂下了头来。她绞了绞被角,磕磕巴巴地道:“我……不用的,如你所说,我们是姐妹,是亲人,我护着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突然笑了笑,眼底浮起了点点晶莹。

   其实,根本不需要你跟我道谢的,阿落,一直以来,缺少一句正式的谢谢的人,明明就是我啊!

   谢谢你,无论她犯了什么错都肯包容她!

   谢谢你,能够不计前嫌,一如既往地对她好!

   她一直以为她只是一块生长在阴暗角落里的苔藓,缺少光明,只配生活在潮湿又暗沉,满是脏污的角落。但是,却也是阿落把她拉了出来,告诉她,哪怕是一块苔藓,也是可以生长在阳光下的!

   穆凌落望着她虽然还微微敛起的眉头,眼底也还藏着淡淡的悲伤,但笑容里却没了以往的隔阂和阴霾,她不禁也扬了扬唇角。

   这样,也是挺好的!心结,解开了!

   PS:突然觉得墨墨也可以很煽情的……婵娟的结局,是很早以前就注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