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只是一句很简单的,几乎没有任何意识的话,我却感觉到那具紧贴着我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一下,连同他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变得沉重了。

   他喉咙梗了梗,鼻音浓重的低声道:“我不会丢下你了。”

   “……”

   我昏昏沉沉的,终于在这一刻,慢慢的垂下了眼皮。

   耳边最后听到的,是大家呼和着策马扬鞭飞奔的声音,虽然马匹飞驰异常颠簸,但他的双手始终紧紧的抱着我,没有放开一丝一毫,那种感觉就像在狂风骤雨当中也有了一个坚实的依靠,我慢慢的沉入了黑暗当中。

  

   这一昏睡,我觉得自己好像睡了个昏天黑地,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但当感觉到一阵轻微的颠簸,我睁开滚烫的眼皮时,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天幕仍旧是深重的墨蓝色,只有点点星辉让我意识到自己看着的是天穹。

   然后,才看到了那张隐匿在面具下的脸庞。

   他低头看着我,眼睛在这样的深夜里,也在发亮。

   “我弄醒你了?”

   我的视线被他的眼睛牵引着,但其实神智还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张开干涸的嘴唇,轻轻的说道:“冷……”

   他顿时有些急了,抬头看了看前面,然后又低头看着我:“我们已经到了,你等一下,我马上就让他们给你准备热水和被褥。”

   可爱清秀美女飘逸灵动写真

   “……”

   这一下,终于清醒了一点,加上周围有点嘈杂的人声,让我的神智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转过头去,就看到周围的人都纷纷下马,而前方,是一座小小的馆驿,门口的灯笼在夜色中忽明忽暗的摇晃着,却给人一种格外温暖的感觉。

   我微微的往他怀里蜷缩了一下。

   他以为我冷,更加大步的往前走去,可就在我们正要进入那馆驿大门的时候,突然,旁边有一个人摇摇晃晃的,一下子从马背上跌了下去。

   就听见查比兴大喊一声:“小心!”

   那一声呼喊将我们两个人都震了一下,刘轻寒回头一看,立刻瞪大了眼睛,急忙抱着我又转身走了回去,跌落在地的竟然是太上皇裴冀!

   大概是听到了这边的混乱,馆驿里面立刻有人提着灯笼跑过来,灯光一闪,照亮了裴冀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庞,也照亮了他的后背,一支被折断了的箭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后背,一点寒光从他的肋下透了出来,一整个刺穿了他的身体。

   鲜血,几乎染红了他大半个身子。

   一看到这个情形,周围的人都惊呼了起来。

   我的心也沉了下去。

   他怎么中箭了?什么时候中箭的?他——

   脑子一恍才想起来,就在之前我们几乎要逃到界河边的时候,身后万箭齐发,我这一边是因为哲生坐在我的身后,替我挡了所有的伤害,刚刚看到他的后背也中了好几箭,血流满地的被人扶了进去,但我忘记了,太上皇是坐在查比兴的身后,他的后背就完暴露在了那些人的攻击范围内!

   查比兴的脸色也苍白了起来:“你中箭了,为什么不早说!”

   裴冀已经痛得脸色惨白,几乎要昏厥过去,哪里还有力气说话,刘轻寒一看,急忙道:“快扶他进去,找伤药,快找伤药!”

   一时间大家又慌乱了起来,七手八脚的将裴冀抬了进去,我也被刘轻寒抱着进入了那间馆驿,这个地方应该是他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一个落脚点,早就有人备好了热水和饭食,还有草料和马匹都准备好了,他让其他的人都赶紧下去休息,因为明天一早就要继续赶路,然后带着我上了楼,一个还算宽大舒适的房间里,大家都围在床边,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事,有人已经发出了痛惜的低叹声。

   刘轻寒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迟疑了一下。

   我轻声说道:“我自己进去。”

   “你行吗?”

   “嗯。”

   他想了想,还是将我放了下来,裹在我身上的那条毡子也半湿了,我踩在地上就落下了两个湿漉漉的脚印,他一手扶着我,一手半抱着我往里走去,那些人急忙都往两边退开。

   走到床边,就看见裴冀躺在那里,大半个床铺都染红了,他的脸和唇没有一丝血色,眼睛也紧紧的闭了起来。

   另一边,查比兴将箭头从他的后腰上拔了下来,抬起头来看到我们,眼睛微微发红的摇了摇头。

   一看到这样的他,我的心就往下沉了下去。

   这一次出逃,我们早就知道会有伤亡,也知道任何人都可能就是倒下的那一个,但我真的没有心理准备,这个人是裴冀,尤其大家看到一个老人家经受了这样的痛苦,满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大家还是难以接受。

   查比兴沙哑着嗓子道:“我太粗心了。”

   这个时候,反倒是萧玉声走过来伸手扶着他的肩膀,说道:“这种情况下你也不能面面俱到,不要怪自己。”

   “不,我——”

   他眼睛通红,咬着牙忍着泪,却忍不住心里的愧疚和难受:“我保护不了他,更救不了老师,我——我没用!”

   说完,一头冲了出去。

   刘轻寒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转头看向我们:“他说什么?”

   “……”

   一时间,周围的那些学生都低了头,甚至有几个已经呜呜的哭了起来,萧玉声眼睛通红,握紧拳头站在那里,泪水也盈满了眼眶。对于傅八岱的死,大家都难以接受,只是在逃命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生死一线,顾不上悲伤,也顾不上痛苦,可现在,所有的悲伤痛苦就都在这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涌来。

   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甚至站立不稳,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急忙有人扶着他:“三爷,你没事吧?”

   他说不出话来,脸色已经和那银质的面具一般苍白,无神的眼睛看向我,我的眼睛也立刻湿润了,却无法亲口证实什么,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他整个人一软,跌坐在了椅子上。

   我正想要走过去,而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回来……回来……”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又都转移了过去,只见床上那已经陷入半昏迷的人突然睁开眼睛,伸手不停的在空中抓着,嘴里喃喃道:“回来,都回来……”

   我的脚步发软,踉跄着走到床边跪坐下来:“太上皇……”

   他一下子听到了我的声音,神情微微一滞,那双发灰的眼睛茫然的看向周围,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回了一点光明似得,慢慢的看向了我:“是你。”

   “是我。”

   “你怎么在这里呀?”

   “……”

   “你娘呢?”

   “……”

   我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过来,他现在已经有些糊涂了。

   虽然知道不应该哭,可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泛滥了出来,我抽泣着说道:“我娘,她在西川……”

   “西川?哦,我记起来了,她去西川,她去游历了。”

   “是的,太上皇,”我哭着说道:“她在那里等你,你要好好的,我们现在,就是去西川。你好好的,去就能见到她了。”

   “……”

   他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看了我很久,突然笑了一下:“你骗我。”

   “……”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微笑着说道:“她走的时候,说了永不相见,就是永不相见,她怎么会等我呢?”

   我只觉得心里一阵刺痛,原本就脆弱的伪装一旦被撕裂,我连坚持下去的力气都没有,眼泪沿着脸颊往下流淌,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床褥上,他抬起瘦弱的手,用已经有些冰冷的掌心抹了一把我的脸,然后说道:“孤记起来了,我们这是已经逃出来了吧?”

   “嗯,我们逃出来了。”

   “那就好。”

   “……”

   “总算,孤没有拖累你们。”

   一听到他这样说,我更是忍不住,整个人都伏在床上痛哭了起来,他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才会一路都隐瞒自己中箭的事,所有的人都在生死边缘挣扎着,也没人能顾得上他,他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现在却只能在这里虚弱的等待死亡!

   我哭着说道:“太上皇,我错了……我要是不救你出来就好了……”

   如果我不是想要救他出来,至少他现在,还能安安稳稳的在临水佛塔里。

   听见我这么说,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苦笑:“傻丫头,你真的觉得,不救孤出来,孤能活过今天吗?”

   我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你,还是不了解帝王心性啊。”

   “……”

   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淡淡的笑了一下:“罢了,罢了。”

   说完这句话,那笑容却像是坚持不下去了似得,我看到他的嘴里一下子涌出了血沫,整个人痛得抽搐了一下。

   “太上皇!太上皇你怎么了?!”

   我吓得急忙双手把住他的胳膊,想要护住他,但我也实在是失去了理智,这个时候不管我做什么,都不可能护住他,甚至连给他减轻一点痛苦的可能都没有,他回答不了我,只是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我就看见床褥上,更多的血色洇染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