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可能是巴不得与皇家联姻,嫁入王府,从此一家子平步青云,鸡犬升天的。

但是,这落在秋家,却有点像是要命的。

至少,出了云王妃秋晚晴的那件事儿后,秋家是再也不愿意跟皇家有牵扯了。

如今,就算是用免死金牌把秋晚晴与云王和离了。但是,却也同样的,得罪了德文帝。

虽说不会要了秋家人的性命,而今秋晚晴也已经脱离了皇家,但是,同样的,秋晚晴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嫁了。至少,在德文帝在位的期间,她都不必想这个问题了。而以后的事,就得看新帝持着什么态度了。

虽说秋家有些排斥,但主要也是因着宿云鹤的事情在先。可因为宿心临是藩王的身份,这就注定今后,他不能与皇位有牵扯了。这在某个角度来说,却也极为安的。

故而,他们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而秋季人的心理,旁人自然也是不知的。

穆凌落这才被迎入了誉王府,就先行被迎去了女眷区域。

现在柳国公府倒了,她的身份尴尬,如今也算不得是多炙手可热的人。这背地里说闲话的也不在少数的,俗话说父债子偿,棒打落水狗,如今也是差不多形势。

只是,她们虽然背地里把穆凌落说得天花乱坠的。

但却到底不敢当面说上两句的。

马尾清新女孩甜美笑容黄昏唯美写真

毕竟,就算柳国公府倒了,可却还有个敏王府给她撑腰的。

她们就算是有再多的异议,面对着强势的敏王府,都得吞了回去。

故而,这后头就免不得说上两句穆凌落命太好的话了,这自家刚倒,却还有外祖家给她当靠山的,就是宸王都还待她如一等等的酸话,自是枚不胜举的。

对于这些,穆凌落倒是也懒得理会。这世上好唇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也不要求人人都对她和善以对,也不想要人人都认同她。毕竟,她可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还要求人人都喜爱她的。

她只抬头挺胸地经过那些窃窃私语的妇人们,直接走至了太子妃的跟前。

太子妃来得比穆凌落稍稍早一些,见得穆凌落前来,她心中甚是欢喜,就朝着她招了招手,“阿落啊,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了,来我身边坐。”待得穆凌落坐下后,她便拉着她,关切地道,“怎地都不来东宫,彦儿都很是想念你呢!我听说,你现在就有些妊娠反应了?可严重?每日里胃口可还好?之前我娘送给我的一些酸梅子,我那还有不少。我当初最是喜欢吃这,都是我娘亲手给做的,用的是新鲜的梅子,用盐浸泡后,再以蜂蜜浸泡制成,味道酸酸甜甜的。对于孕妇这种胃口不佳,极为的开胃的。晚些回去,我就让人给你送过来可好?”

外人素来都知道太子与宸王极好,却没想到太子妃与穆凌落也如此的亲近。看着太子妃只是听说了穆凌落胃口不佳,这眼角眉梢都是遮挡不住的担忧,这就与方才她面对众人时温和的敷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了。

这本来还暗地里对穆凌落指指点点的众多妇人,顿时都哑然无言了。

太子妃这般的举措也是明显地维护穆凌落,叫外人都看清楚,哪怕如今柳家倒了,但是这些都不会给穆凌落造成什么影响。这是无言地给穆凌落撑腰了!

穆凌落如何不懂太子妃的用意,她扬了扬唇角,轻轻地道了声:“多谢皇嫂,有劳您挂心了。”她本来是想提一提军营里的事,探探太子妃的口风的,但见得如今人多,她便也就没多问,只与她说了些家常小话。

而相比宸王府的热闹,此时,柳家三房却是一片哀戚的。

柳老夫人哭得都几乎要厥过去了,她扶着跟前的这张木棺,眼睛都是红肿的,她已经是哭了一天一夜了,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但这世上最悲痛的,也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以往她对柳敬存抱有多大的期望,多大的骄傲,如今她这心中就有多少难言的痛苦!

自从昨儿个柳敬祖把柳敬存的尸身用棺材收敛了,带回了家中,柳老夫人就开始哭哭闹闹了,整个柳府的人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柳敬祖望着眼前的一幕,也是莫可奈何。

就是连特地赶来的二房柳敬耀也是抓耳挠腮,说不上什么安慰的话语来。

“娘,您先休息吧!您都一宿没睡了,可别累坏了身子!”柳敬祖扶着几乎瘫软在地上的柳老夫人,温声道:“您如今身体不大好,还是别……”

“我的儿啊……”但柳老夫人根本就没理会他,她只抱着棺材不肯撒手,见柳敬祖来拉扯她,她恼怒道,“我就知道,你们都是没良心的。你哥哥在世的时候,对你们有多好啊!如今,他都去了,你们却这般的冷漠以对,你们还有良心吗?而且,当初你们大哥入狱,你们却一个个都不愿替他出头……你们瞧瞧,他死时受了多大的罪啊!他当初真是白疼了你们一番了啊!我的儿啊,娘心头的肉啊!”

柳老夫人自然是看到了柳敬存这被敏王抽出来的满身的鞭痕,道道入骨,鞭痕斑驳,甚是可怖!她看到的时候,几乎都要昏厥了过去。她实在没想到,柳敬存就是连死前都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如今,这满心都是愤慨和心疼。

柳敬祖一噎。

他心中也是悲痛,但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啊!再来,当初柳敬存是被德文帝处以死刑的,他也的确是做了错事,又害了荣华郡主,敏王府如何会放过了他的?

他要了人闺女的性命,敏王抽他几顿,如何了?

其实,真的不是柳敬祖心冷。他当初是看着荣华郡主嫁入柳家的,对荣华郡主也极为尊敬,却没想到,那位嫂子却并不是当初意外而死的,而是被自家的大哥给害死的。柳敬存私生活不检点,他可以原谅,但这能对提拔他的妻子下手,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柳敬祖也是无法苟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