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见宁珍公主竟然还想学那悰阳公主,顿时这脸都气白了,“宁珍,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悰阳公主那样儿的人也是你能学的?”

野史里头写得香艳的有之,而正史里头更是对她满是批驳,总而言之,虽然皇家公主再嫁的有之,但这种婚后休夫,只为了再嫁状元郎的,也就只出了悰阳公主一人。

太宗年间,当时就有坊间学子做诗嘲讽悰阳公主。当年还出过一次悰阳公主坑杀学子之事,再一次地把悰阳公主推上了风口浪尖上。野史是当成香艳爱情故事来写的,而正史里却清晰地记录了,悰阳公主就曾因此事而被放逐出了京城。

现在宁珍公主竟然还敢去学悰阳公主,在女子看来,悰阳公主这种行为那是极为的不守妇道的,有丈夫的情况下,还对别个的男子动心,可不就是不恪守妇道。

“也难怪你父皇打你,就冲着你这话,你父皇能不教训你?”皇后喘了口气,冷道:“你自己不肯给贤国公世子生孩子,又不准他与别的人生,硬是要断了他家的香火。现在更是不恪守妇道,要休夫再嫁有妇之夫,你怎生有这般的想法?你不是认识阿落,好,我告诉你,她是我的侄女儿,那谢昭娶的可是我侄女儿的姐姐,那也就是我的侄女儿了。你莫不是还要学悰阳公主,要杀了那谢夫人,逼着谢昭娶你吗?我告诉你,你这想法还是趁早打消了,好好儿地跟黄子明好生过日子,给黄家传宗接代!”

若是换了个别人,或许皇后最多是当个笑话听听,可偏生那谢昭的妻子穆婵娟是穆凌落的养母之女,有着这一层关系在,皇后就会多护着她一层了。

而宁珍公主虽然记在了皇后跟前,但到底宁珍公主的性子与皇后不合,也与皇后不亲近,两人也就

宁珍公主见皇后竟然不允,顿时脸色都冷了下来,“果然,您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您根本就不疼我!您明明知道,我与黄子明根本就过不下去了,却还不准我和离,不准我再另嫁他人,您这根本就是想磨死我!你跟父皇一样儿的狠心,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你的女儿。我今日进宫,果真是白求了,还平白挨了你们这一顿打和骂,我恨你们!”

说罢,她摸了摸脸,扭头就往外奔去。

皇后看宁珍公主这般的言行,只气得脸都白了,“这孩子……”

“娘娘,您可别生气。”如妃在一侧安抚道:“大公主那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因着是宫中第一个公主,受尽了皇上的宠爱,这性子也就极为的刁钻霸道了。一点儿不合她心意的,她都要据理以争,坚决不肯退让。臣妾当初就说过,这还是当公主的时候还好,可嫁人后,这性子若是不收敛,以后嫁入婆家,这苦头难免要吃的。您对大公主本就已然仁至义尽了,她今日的下场本就是她自找的。这跟丈夫婆婆相处,若是处处都端着当公主的姿态,哪里能得个真心,别人家要娶的是媳妇儿和儿媳妇,可不是一尊佛!”

“我也知晓。”皇后叹了口气,“只是,我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竟然还存了这般的想法。往日里,我只道她只是被宠坏了,性子刁蛮了些,没想到而今却恶毒如斯了!”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宁德公主也蹙了蹙眉,“母后,您别难过。大皇姐想来也是一时没想开……”

“宁德,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你也不必替她辩解。大公主也曾在我膝下养过些日子,我哪儿不懂她的性子。”皇后对宁珍公主真没个想法了,只转头看向了一侧的穆凌落,“阿落啊,你方才说那谢昭娶的真是你那养母之女?”

穆凌落方才也被宁珍公主气得无语,此时,她只颔首道:“是的,若是照方才大公主所言,那人就确是我的姐夫了,我姐姐穆婵娟本也是出身农门的。只是,我并不曾收到我姐姐的信,说她要来京城的。骤然之间,倒是有些惊讶了。”

“想来是有些变故了。不过,若真是同一人,那你得让你姐姐小心些宁珍,免得闹出了人命来。她是个被宠坏了,这火气上来,什么都是做得出来的。我也会让人拘着她的!”皇后其实对宁珍公主也没那么深的母女情深,毕竟到底不是亲母女,感情不深厚。

穆凌落闻言,只握了握手心:“是,多谢姨母提点。”

今天这一闹腾,皇后这精神头也有些乏了,她挥了挥手,淡淡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先休息会。”

众人也就躬身退了出去,而宁德公主本就是进宫请安的,现在也就同穆凌落一道出宫了。这才刚绕过回廊,就见宁珍公主竟还不曾离开,她似是专门守在了此处,此时看到她们二人出来,不由冷冷地一笑。

竟然撞上了,到底是避无可避,宁德公主上前见了礼,“大皇姐……”

只是,她话还不曾说完,这礼也才行一半,就被宁珍公主上前劈头盖脸地打了一嘴巴子,她下手重,直把宁德公主打得脸都肿了。

宁德公主捂住脸,一时都愣住了。

“你方才肯定是在笑我吧!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母妃不过是皇后的应屁虫,你也配笑话我可怜我?你以为你嫁了个好丈夫吗?我告诉你吧,你丈夫前去边关,可是已然收下了一个美人儿。”宁珍公主睥睨着她。

宁德公主脸色一白。

“你胡说什么?”穆凌落上前扶住了宁德公主,冷眼觑着那宁珍公主,“大公主还是留点儿口德比较好,我大表哥到底跟贤国公世子不同的。”

“大表哥?呵呵,本公主倒是忘了你了,方才你也敢跟本公主呛声?本公主倒是记得你是谁了,你就是最近在京中闹得沸沸扬扬,被父皇封为福寿郡君的农女?”宁珍公主方才在皇后宫中知晓谢昭的妻子穆婵娟跟穆凌落是姐妹关系,顿时就看穆凌落不顺眼了,此时扬手就打来。